技时 体育 【深度】篮球只是他的副业,一哥的目标是星辰大海!

【深度】篮球只是他的副业,一哥的目标是星辰大海!

原标题:【深度】篮球只是他的副业,一哥的目标是星辰大海!

本文来源:http://modernluxury.com/san-francisco/story/the-swing-man

摘录自虎扑NBA论坛勇士专区

球场边,那里才是权力的中心。那也是我努力奋斗的目的地。很多人觉得这话听起来很奇怪,考虑到我工作时能跟世界上最了不起的运动员站在同一块球场上,成为闪光灯下最耀眼的焦点。

当斯蒂芬-库里投中一记三分球,整个甲骨文球馆为之疯狂,那感觉就像站在整个宇宙的中心。即使我们去客场比赛,也能感觉到。客队球迷们开始会嘘我们,说我们是大反派、宇宙队什么的,但当他们看到凯文-杜兰特投中一个美妙的投篮,全场都变成了欢呼声。客队球迷也爱上了我们。

每当这种时刻,总是很容易飘飘然,觉得我就是世界上最有权势的人之一。

但我了解这不是全部。因为我往甲骨文球馆的场边一看,才知道真正的权力在哪里。我能看到苹果公司负责互联网软件和服务的副总裁Eddy Cue,或者是风投界的大佬Ben Horowitz,还有红杉资本的Jim Goetz和美国微信WhatsApp的CEO Jan Koum,他们就坐在我们板凳席旁边。每当想到这些坐在我们场边的家伙对整个世界带来的影响,我都觉得不可思议。

2013年我与勇士签约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让自己置身于那个位置——那些场边的板凳席。能成为一名职业篮球运动员是很棒的人生经历,我们周游全国去打比赛,总是住在五星级酒店里,见识到各种各样的球迷。但这种好事不是永恒不变的,NBA球员的平均职业生涯只有五年。即使当球员时挣了不少钱,退役后也很难重新在生活中找到有意义的奔头。我们中的许多人这辈子只会打篮球。

幸运的是我有我的家庭,我的妻子Christina,我和她从小学就认识了,去年我们刚刚举办的了婚礼。Christina是个非常聪明的女人,她在高考时几乎拿了满分。我儿子小Andre今年九岁,女儿Lodnon七岁,我们还将在明年五月迎来第三个孩子。家人的存在提醒着我最重要的事情,不管在球场上狂胜40分还是狂输40分,回到家,我都得当一个丈夫、父亲。

所以在2013年当我面临选择为一支新球队效力时,我选择了来到湾区。不管是和球队的契合度,对家庭还是对我个人而言,这都是一个完美的选择。我知道这支球队能成大事。而这也一个让我接近硅谷的绝佳机会,让我置身于科技世界的中心,见识苹果、谷歌、优步这样的公司如何改变世界。我想成为这一变革的一部分,了解运营这些公司的人是怎么做的。

我发觉想要在篮球场上成功和在叱咤生意场其实都有一些相同的要求。这两个领域都需要一定的竞争意识和牺牲意识,老实说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这些优点。就篮球来说,我是个幸运儿,个儿高、胳膊长,运动天赋强,这都归功于好基因。但这并不是全部,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要想长年立足于NBA有多难。外人不会知道每天的举重训练、多达一千个的投篮训练,也没人知道把孩子哄睡了继续去训练馆训练的日子,那可真不好受。要像我这样持续12年每天不间断地做到这一切,必须得有爱。你必须对篮球充满激情,并坚持不懈。这需要勇气。

维持那股勇气意味着你得愿意学习,随时随地向任何人学习。当我在2004年被费城76人选中时,我跟年长的队友们学习,比如Aaron McKie和Kevin Ollie。我观察他们如何做人做事,我总是追着他们问这问那,不单单是篮球,而是关于所有的东西。你把钱存哪儿?你赚的钱由谁打理?一般来说没人会理还不到20岁初出茅庐的联盟新人,所以我得主动去寻找这些问题的答案,多结交一些值得尊重和信任的人。我见过在篮球界或者其他娱乐界挣扎的人,你得应付大量的财富和当名人的压力。NBA有很多球员退役后就破产输得底裤都不剩的故事。所以那时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事就是学会吸取教训,别犯同样的错误,然后把相关知识传给我的队友们。

我的第一份NBA合同价值两百万美元,刚一签合同我就开始跟我的商业合伙人Rudy Thomas紧密合作,研究那笔钱该怎么投资。在我肯定自己真的能成为NBA球员之前,我一直想当个生意人,虽然我压根不知道生意人是怎么回事。实际上我还有另外一个职业幻想,那就是当数学老师。

念高中时,教初级微积分的老师跟我说美国缺少男性黑人老师。所以我就想补上这个空缺,当一名老师兼教练。指导过我的多数教练都不是老师,或者只是体育老师。我父母也不是生意人,我母亲在本地的城建局上班,我父亲出生于尼日利亚,他后来在斯普林菲尔德市政府上班。他们教会我一件事,如果你想要什么,你必须努力去争取。不能总是依赖别人,我母亲总是教育我,你得发展一份真正的职业,而不只是找个工作。

所以我早早地就开了一个E-Trade证券交易账号,买些我认识的公司的股票,比如耐克、苹果、通用电气这些蓝筹股。我的合伙人Rudy也开始给我发一些新兴科技公司的报道,这个习惯我一直保持至今,我总是在看科技和商业方面的报道,像是华尔街日报,Recode、TechCrunch网站,Fast Company、Wired杂志等等。我越来越多把钱投向科技公司,脸书、推特和特斯拉这种。慢慢地我拥有了一个不错的投资组合。

我来到湾区之后,要做第一件事就包括想方设法结识这些科技公司以及硅谷的风投公司,尽量多参与其中。我其实可以不费劲就让钱躺在银行里,或者投资房地产,但那不是我的兴趣所在。投资初创公司和新兴科技企业燃起了我的竞争意识,那正是让我在篮球主业上成功的秘诀。

然而不管风投界还是科技界门槛都很高。他们就像一个私密的校友会,而我是个门外汉。更困难的是,我来自与他们完全不同的另一个领域。我完全可以体会到被别人指指点点说“不就是个打篮球的呗”,这可不是什么好听的话,但我决定将计就计。没错,我是个打篮球的,我可以借打篮球的名声带来很多东西。看看有多人追捧职业运动员,看看我们有多大的曝光度在无数观众面前尝试新鲜事物,不管是新的技术、新的体育用品还是新媒体。硅谷的精神就是打破陈规,所以我就带着这样的想法努力打入他们的领域。进入商业世界时,我没把自己当成一个篮球运动员,我让自己成为了一个商人。

当我成为一名勇士球员之后,我就能有机会认识世界顶级风投Andreessen Horowitz公司合伙人的Jeff Jordan。他之前在PayPal、eBay和OpenTable都干过。我和Jeff有一点很像,我们都是避开闪光灯在幕后默默发光的人。他人也很好,没把我当作一个随便什么运动员。他发现我是真的想学习商业技巧,所以他提了一些公司的名字让我着手研究。

他说如果我真的想搞投资,就告诉他哪些公司让我觉得眼前一亮。我就是从那时发掘Twice的,也是Andreessen Horowitz投资的一家公司。他们当时做女士二手服装交易,正在考虑把生意拓展到男装。我一直很喜欢时尚,我是NBA联盟里最会穿衣打扮的球员之一,这个选择和我很搭。于是我就投资了Twice,还成为了他们的男装时尚总监。四个月后,eBay收购了Twice,我就此尝到了甜头。

从那以后,我投资了15家初创公司,集中在电子商务和可穿戴装备领域。我还在不断学习,跟Cue、Horowitz甚至包括球队老板Joe Lacob聊天都能学到东西,要知道他以前是顶级风投KPCB的合伙人。我不断尝试新的APP和科技产品,试着了解它们能为生活改善什么,或解决什么问题。我会和我所投资公司的员工见面,问问他们怎么做事,如何让产品更有效。我总是问他们CEO是怎样的人,我得确认我投资公司的领导人和我拥有同样的价值观,诚实、激情、耐性。大多数情况下,我和潜在投资目标初次见面时,不是为了立刻赚钱,我们得先建立起良好的私人关系。

我的领域从篮球扩展到了商业。在这两个领域,我都是一个完美主义者。但是我与队友们交流的方式渐渐在改变,现在我是球队里的老大哥,我倾向于以一种对方更易接受的方式给队友们意见。你不能强迫别人怎样怎样。有人迟到两分钟你就碎碎念没用的,重要的是以身作则向他们展示如何当一名职业球员。在篮球上是这样,生意上甚至在家里教育孩子也是这样。

成为老将还有一件事随之而来——我不仅能够为自己职业生涯的下个阶段做准备,还有机会帮助其他球员做同样的准备。我现在是NBA球员工会的副主席,今年夏天在我的协助下,球员工会举办了第一届科技峰会。我们邀请来现役和退役的球员来到湾区,让他们与风投家和知名科技公司会面,了解如何让他们自己与这些品牌找到共同价值。我们请到了风投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 SV Angel, Binary Capital, Khosla Ventures, 可穿戴运动设备制造商Jawbone和Halo Neuroscience, 美国嘀嘀打车Lyft等等公司。报名十分火爆,有很多球员不单单只想做篮球运动员。看到活动现场的盛况,我才了解到我们的影响力其实比想象中还大。我跟球员聊天,“你看有那么多人想与我们合作,我们的影响力真的很大。”

我根本没预料到这项活动会如此受欢迎,并且是十分成功。活动之后我跟一些寻找到商业机会的球员交流了一下,比如前尼克斯球员Lou Amundson,他开始和一家做虚拟现实的公司合作,帮他们测试VR设备。另一个我在费城的队友John Salmons,他在开发自己的品牌时装,这次有机会跟一些公司见面。还有我的大学校友Mustafa Shakur,他现在在海外打球,他告诉我已经和一些科技公司有接触了。

在我们勇士队里也有球员开始涉足投资领域。库里在科技峰会上发了言,他现在是社交媒体初创公司Slyce的联合创始人,他们的产品用户群面向运动员和名人。另一家帮助小运动员寻找私人教练的公司也是库里的投资标的。杜兰特是食品快递Postmates的投资人,很多NBA球员在客场时都用这个APP。我的前队友哈里森-巴恩斯也投资了一些公司。我们一直在更衣室里聊投资的事情。我跟那些觉得自己没有商业头脑的队友说,看看他们在社交媒体上玩的东西,他们可能觉得只是在社交,实际上那就是宣传自己、树立自身品牌的过程,其中已经包含了商业头脑。他们只是需要把那些东西转换成商业投资界的语言,看看如何从现有的东西开始寻求投资机会。

所谓商业头脑并不只是想着怎么赚钱。这也是一种支持你所相信的事情的方式。比如说旧金山49人的四分卫Colin Kaepernick,当他把赛前的奏国歌仪式变成惊醒世人关注警察滥用暴力和种族歧视的一种方式,他就此激发了人们对一些长久被遗忘的东西的全国性大讨论。他的行为非常勇敢,因为有些人试图恐吓你、让你闭嘴。我能理解为什么有些运动员不想谈社会不公这些问题。

很多人都来问我们勇士的队员关于抗议国歌的事儿,我的看法是Colin把他的观点传达出去了。大家已经讨论得够多了,现在是时候采取切实的行动。我想看看自己能帮点什么忙,我并不指望警察或政府去改变。我们非裔美国人要凝聚到一起,思考如何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不一定采取以暴制暴的方法。这就是科技的切入点,如果我帮助年轻的球员涉足那些努力改变世界的公司,他们将获得在篮球场之外更多的权力,能够把这种想法传递开来,做一些真正影响世界的大事。

赢得总冠军和总决赛MVP是我前个赛季,甚至是我12年职业生涯不断累积达到的巅峰。我认真地思考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我所付出的一切,这样的反思很让人欣慰。生意场上也是一样,并不是只看最终的结果——那是你想要达到的目标。但你必须记住每一天的努力都是必须的,顺利的好日子让你成长,糟糕的坏日子让你学习,不进则退。这样的念头能让你保持求知若渴的饥饿感和谦逊感,并给你所需的平衡。

我的终极目标远没有实现。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点击阅读原文赢取卡西欧登山手表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技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ofv.cn/1450/

作者: [db: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760338406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54159480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8: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