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时 生活 人类文明到底从何而来?其实《圣经》中早有启示

人类文明到底从何而来?其实《圣经》中早有启示

人类文明到底从何而来?其实《圣经》中早有启示 2021 年 7 月 29 日11:07:50人类文明到底从何而来?其实《圣经》中早有启示已关闭评论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西方人认为他们的文明来自希腊和罗马。但是希腊哲学家自己却时常说他们扎根在一个更加古老的源头。后来,回到欧洲的旅行家们报告了埃及的存在,以及那些宏伟庄严的金字塔和有一半都被埋进沙里的神庙——它们被一个名叫斯芬克斯(Sphinx,狮身人面像)的巨石怪物守护着。

拿破仑于 1799 年到达埃及的时候,曾带领他的学者们研究并试图解释这些古代奇迹。他的一位官员发现,在靠近罗塞塔的地方有一块石板,是公元前196 年刻立的,上面用古埃及象形文字雕刻了一个宣言。

对古代埃及文字和语言的解读,以及考古学的成就表明,早在希腊文明之前,埃及文明就有了很高的成就。资料记录,在大约公元前 3100 年,古代埃及人就有了皇室和王朝,比古希腊文明早了整整 2000 年。在公元前 5 世纪到4 世纪的时候,它进入了黄金时期。古希腊在它的面前与其说是起源者,不如说是后来者。

那么我们文明的起源是在埃及吗?

这貌似是一个较为合乎逻辑的结论,但事实却不是这样。古希腊的学者们的确描述过他们对埃及的拜访,但他们的知识来源却在另一个地方被找到。爱琴海的前希腊文明——克里特岛上的迈诺安文化和迈锡尼文化证明其集成的是近东文化,而不是埃及文化。叙利亚和安纳托利亚是一个早期文明通向真正希腊文明的主要通道,而非埃及。

值得注意的是,多里安人入侵希腊和以色列人逃离埃及后入侵迦南,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发生的(大约是公元前 13 世纪),学者们为不断增长的闪族文化和古希腊文化的相同点而着迷。居鲁士·H. 戈登在《被遗忘的文字》和《迈诺安语言的证据》等书中,通过使用一个早期的克里特文字,称之为A线,代表了一种闪族的语言,从而开创了一个新的研究领域。他的结论是:“希伯来文明和克里特文明的模式充满不同寻常的相似。”他指出,很多岛屿名字,如克里特,在克里特语中是 Kere-et,意为“筑有城墙的城市”;在希伯来文中,其意思同样如此,而且也有和闪族神话中克里特之王相对应的神话。

甚至古希腊的字母表,也就是拉丁文和我们现在的字母表的源头,也是来源于近东的。古代希腊历史学家自己曾写过,一个名叫卡德摩斯的腓尼基人带给了他们字母表,其中包括和希伯来字母表相同数目的字母,连顺序也一样。

这在特洛伊战争到来时是希腊唯一的字母表。在公元前 5 世纪的时候,字母数目被诗人西蒙尼德斯增加到了 26 个。希腊和拉丁文,以这种方式成为我们整个西方文化的基础。通过对比各种名词与符号,甚至对比很久之前的近东字母表和很久之后的希腊文及拉丁文,都可以轻松地证明它们源于近东。

当然,学者们意识到,在公元前 1000 年以来希腊与近东的接触,随着波斯于公元前 331 年被马其顿的亚历山大大帝击败而走向了终结。希腊文化记录了很多关于这些波斯人以及他们土地(也就是今天的伊朗)的资料。根据他们国王的名字——居鲁士、大流士、薛西斯以及他们女神的名字来判断,它们都是属于印欧语系的,学者们现在相信了他们是来自接近里海的某个地方的雅利安人的一部分。一直到公元前 2 世纪最后,他们向西到达了小亚细亚,向东到达了印度,向南到达了《旧约》中提到的“米底人和帕西人的领地”。

并不是都这么简单。比如居鲁士,被认为是“耶和华的受膏者”——这是希伯来神和一个非希伯来人之间的奇怪关系。《以斯拉书》中说,居鲁士收到了在耶路撒冷重建神庙的任务,便按照耶和华的要求开始了行动。他称耶和华为“天堂的神”。

居鲁士以及他那个王朝的其他国王自称为阿契美尼德人——在由王朝创建者传承 Hacham-Anish 这个头衔之后。这可不是属于印欧语系的头衔,但在闪族语系里却是完美的,因为这是“英明的人”的意思。大体上,学者们忽略了去检查耶和华与阿契美尼德女神口中的“英明的主”的诸多共同点。后者被画在了大流士的皇族印章上,可以看到,他待在一个长翅膀的球中,并在空中盘旋。

古代波斯文明的根基可以追溯到更早的巴比伦和亚述帝国。在那些古代奇迹里出现的文字形符号,在一开始只被认为是装饰用的设计图案。英伯格·凯普费尔于 1686 年造访了古波斯帝国都城之一的波斯波利斯,他描述这些图案时称其为楔形,从此,这些图案就被称作楔形文字。

人们在努力地破译这些古代文字的时候,越来越清楚地发现,这些文字跟两河流域之间的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及高地上出土的人造物品与碑刻上的文字,属于同一种文字。出于对这些琐碎发现的兴趣,保罗·艾米利·博塔在1843 年进行了第一次有目的的挖掘行动。他在美索不达米亚北部选择了一个地点,靠近现在的摩苏尔,今天叫作豪尔萨巴德。很快博塔就根据楔形文字命名该地方为杜莎鲁金。这是闪族文字,是希伯来文的近亲语言,意思是“正直国王的筑有城墙的城市”。我们的教材和文件上称这个国王是萨尔贡二世。

这位亚述国王的都城中心是一座宏伟的皇家宫殿,宫殿墙上刻满了精美的浮雕。如果将它们首尾相连,长度超过了一英里。对整个城市甚至是宏伟的皇家庭院而言,被称为西古纳特的金字形神塔更是显得居高临下,它呈阶梯形,顶部有神殿,是修来供神灵使用的通往天国的阶梯。

城市的布局以及那些浮雕描绘着一种宏伟的生活规模。宫殿、神庙、房屋、马厩、仓库、高墙、城门、圆柱、饰物、雕塑、艺术品、高塔、防御墙、露台、花园——所有这一切都在短短五年之内竣工。乔治·康特纳在《巴比伦和亚述的日常生活》中说:“一个充满想象力和潜力的帝国可以在很短的一段时间内做到如此之多。”是的,哪怕是在 3000 年前。英国人奥斯丁·亨利·莱亚德爵士,将他的位置选在了相对豪尔萨巴德来说更远的地方,位于底格里斯河下方10英里左右。当地人叫那里为库云吉克,那里,曾经是亚述的首都尼尼微。

《圣经》中的名字和事件开始进入现实了。尼尼微是亚述帝国最后三个伟大帝王的皇家都城:西拿基利、伊撒哈顿、亚述巴尼波。在《旧约》里,《列王纪》是这么讲的:“现在,在希西家王的第十四年,亚述王西拿基利上来攻击犹太的一切坚固城,将城攻取。”当上帝的天使惩击他的军队时,“西拿基利就拔营回去,住在尼尼微”。

西拿基利和亚述巴尼波建造的尼尼微的宫殿、神庙以及工艺品,都超越了萨尔贡。伊撒哈顿的宫殿遗址被认为是不能挖掘的,因为现在那里有座穆斯林的清真寺,而且据说下面埋葬了先知约拿,后者被鲸鱼吞食了,因为他拒绝将耶和华的口信带去尼尼微。

莱亚德曾研读过古希腊的文献,其中一段说亚历山大军队里的一名官员,看见了“一个有很多金字塔和古代城市遗迹的地方”,一个在亚历山大时代就被埋葬的城市!当然,莱亚德随即就去把它挖了出来,经证明,那里是尼姆鲁德,亚述的军事中心。就是在这个地方,撒缦以色二世建立了一个方尖塔来记录他的战功。该塔现收藏于大英博物馆,塔上的表单显示了在众多国王之中被迫缴纳贡品的那一个:“耶胡,暗利之子,以色列之王。”

再一次,美索不达米亚出土的文献和《圣经》上的内容不谋而合!

越来越多的考古发现证明了《圣经》中的记载,这是一件让人震惊的事情。亚述学家们再一次回到了《创世记》的第十章。宁录,尼尼微的创建者,“在耶和华荣光下的威武的猎人”——那个所有美索不达米亚的王国的创始人被如此形容:

他国的起头是巴别,以力,亚甲,甲尼,都在示拿地,他从那地出来往亚述去,建造尼尼微,利河伯,迦拉,和尼尼微,迦拉中间的利鲜,这就是那大城。

那里确实有个土堆,当地人叫它迦拉,在尼尼微和尼姆鲁德之间。在1903 到 1914 年,由 W. 安德雷带领的队伍挖掘了这个区域,他们发现了亚述的遗迹,那里是亚述的宗教中心,也是它最早的都城。所有在《圣经》中提到过的亚述城市,只有利鲜还没有找到。这个名字的意思是“马的笼头”,也许它是亚述皇家马厩的地点。

与亚述重见天日同时发生的,是由 R. 考得威带领的队伍完成的巴比伦——《圣经》中的巴别——的挖掘工作,那是一个极大的所在,内有宫殿、神庙、空中花园和不可缺少的金字塔庙。短时间内,考古发掘和文献资料将这两个强盛的美索不达米亚帝国公布于世:巴比伦和亚述,一个雄霸南部,一个伫立北方。

强盛和衰落,战争与和平,它们构成了长达 1500 年的高度文明。它们都在公元前 1900 年兴起,亚述和尼尼微最后都被巴比伦灭亡,一个是在公元前614年,一个是在公元前612年。正如《圣经》里的先知所预言的那样,巴比伦自己也有一个不光彩的终结,那就是,它在公元前 539 年被居鲁士占领,后者开启了他的波斯第一王朝:阿契美尼德帝国。

虽然亚述与巴比伦在整个历史中互为对手,相互竞争,但它们的文化和使用的材料却并没有什么较大的差别。即使亚述人称呼他们的主神为阿舒尔,而巴比伦人则称呼其主神为马杜克,但他们的万神殿实际上却是很相似的。

世界上许多博物馆都收集了一些出土于亚述和巴比伦的贵重古董,像是礼仪用的大门、带翅膀的公牛、精细制作的浅浮雕,以及战车、工具、器皿、珠宝、雕像,还有其他一些用任何你能想象到的材料制作出来的东西。但是真正的宝藏其实是这些王国的文字记录:用楔形文字书写的成千上万的铭文,其中包括了有关宇宙的神话、史诗、国王庙记录、商业合同、婚姻和离婚记录、天文表、星座占卜、数学公式、地理表单、语法和词汇教科书,以及对他们来说较为重要的神的名字、氏族、称号、事迹、能力和职责。

联系亚述与巴比伦文化、历史和宗教的共同语言是阿卡德语,这是第一个被得知的闪族语系,与希伯来语、亚拉姆语、腓尼基语、迦南语相似,但又出现得更早。但是,亚述人和巴比伦人并没有创造这种语言或是字体;的确,很多出土的碑刻上都有注明,他们是从另一个更古老的源头那里学到这门语言的。

那么,是谁发明了楔形文字这门语法周密、词汇丰富的语言的?那个更早的源头是什么?而且,为什么亚述人和巴比伦人都称其为阿卡德语?

让我们再一次注意《创世记》的内容:“他国的起头是巴别,以力,亚甲……”这里,亚甲,阿卡——难道在巴比伦和尼尼微之前真有这样一个都城吗?

在美索不达米亚的挖掘工作为此提供了强有力的证据,曾经,确实有一个名叫亚甲的王国,由一个更早的统治者建立,并自称是舍鲁金。他通过写作声称,

在恩利尔神的荣光下,他的帝国疆域从下海(波斯湾)一直延展到上海(被认为是地中海),他自夸在亚甲的码头上停满了从各个遥远地区驶来的船只。

学者们对此充满敬畏:他们遇见了一个在公元前 3000 多年就建立起的美索不达米亚帝国!从亚述萨尔贡王到亚甲的萨尔贡王之间有2000多年的跨度。从挖掘出来的文物来看,涉及文学、艺术、科学、政治、商业和通信等各个领域。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成熟的帝国,而且早在巴比伦和亚述之前。此外,它显然还是后来的美索不达米亚文明的源头,巴比伦和亚述仅仅是亚甲文明这个树干上的枝条而已。

如此,一个古代美索不达米亚文明之谜更加扑朔迷离了,幸而,记载着亚甲萨尔贡王功绩和族谱的文献被及时发现了。当中所陈述的内容提到了他的称号:“亚甲之王,基什之王”。其中解释说他在继任亚甲的王座之前,是基什统治者们的顾问。就是这个地方,学者们开始了自问:会不会还有一个甚至更早的文明,在亚甲之前,被称为基什?

再一次,《圣经》经文获得了重大意义。

库什生宁录,为世上英雄之首……他国的起头是巴别、以力、亚甲。

许多学者都猜测亚甲的萨尔贡王是《圣经》中所说的宁录。如果将“基什”读成《圣经》中的“库什”,那似乎宁录之前的确是基什。学者们于是开始照字面逐字逐句地解读文献:“他击败了乌鲁克,并击毁了它的墙……他是与乌尔人之战的胜利者……他击败了像海一样大的整个拉格什。”

《圣经》中的以力是否正是萨尔贡笔下的乌鲁克呢?随着现在被叫作瓦尔卡的遗址的出土,我们知道的确如此。而且萨尔贡所提到的乌尔指的不是别的,正好是《圣经》里所说的乌尔,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亚伯拉罕的出生地。考古发现不仅印证了《圣经》上的记载,还可以肯定,甚至在公元前3000 年之前的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仍然有着王国、城市和文明。唯一的问题是:要找到第一个文明国度需要回溯多远?

解开这个难题的是另一种语言。

点击下方,看人类发展的秘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技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ofv.cn/2590/

作者: admin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760338406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54159480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8: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